阅读历史 |

58.第五八章 第一场仗(1 / 3)

加入书签

黄沙城, 夜晚。

“老子杀了你们!”

一声嘶哑的怒吼划破天际。

这个声音如同一个信号,一个又一个火把依次亮起来,火光冲天, 浓烟滚滚。

他们身后拖出一道又一道黑影,呼啸的风让这场面有几分萧肃。

有人正因此场景身体颤抖不已。

“成了!”说话的人脸上一喜。

“成了,我们成了!!”

一层又一层举着火把的士兵将一个人团团围在中间。

那人双手被捆住压在地上,身上被麻绳死死缠住, 他的腕骨上勒到出了血, 滚在地上满身泥泞。

聂保成双目赤红, 他没想到手底下这帮兵有一天竟然会反了他!

竟然趁他在营帐里时抓了他的亲兵, 又绑住了他!

“反了!谁指使你们的?!”聂保成吼道。

聂保成手下的亲兵胡康安等人也被捆着, 蚁多咬死象, 这群他们平日里最看不上的士兵们竟然将他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一个个如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现在把绳子解开,将军可以当不知今天此事, 否则你们这些参与其中的人都一个不留!”胡康安艰难地抬脸说。

这句话让在场的兵卒们心跳如鼓,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烈情绪!

...

四月初六, 黄沙城的兵卒反了,他们将黄沙城主将及一众亲兵抓住后关了起来。

四月初七,以一名为万和裕的兵卒为首, 兵卒们将聂保成一系尽数关押,聂保成无法,只得拿出兵符。

而后……全城兵卒投诚袁康!

...

“噗——”王庆云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袁盛嫌弃地一躲,将另一个茶盏放到袁康手边退了出去。

“黄沙城的兵符在你手上?!”

袁康“嗯”了一声。

王庆云咕咚咕咚把茶喝完一抹嘴,连带着胡子都抖了抖:“你做的?”

袁康不语, 只说:“若是今日聂保成兵符不在我手里,那大周的将士才真的无救了。”

“和我说说,怎么个事?”王庆云双手一揣凑了过来。

袁康在黄沙城的时候,与兵卒同吃同住,毫无特殊待遇,操练兵卒奖罚分明,在他这里,只要不偷懒,日日都能吃个饱饭。

袁康还带着兵卒们一起在城外种了大片榆树。只是聂保成回到黄沙城后便下令将袁康种下的所有东西全部拔除,将袁康来的那一日先过去的几个小兵鞭笞示众,将袁康发下去给兵卒们的保暖衣物全部收了回来。

袁康走后,他们的一切都恢复原样,口粮变回了水一样清的糙米汤,寒冷的夜晚再也没有厚一些的衣物可以盖在身上。

自古以来底层的百姓也好,士卒也罢,他们都有极大的安于现状忍耐性和逆来顺受的心性,非被逼到绝路,他们不会想去反抗眼前的一切。

但是有人让他们体会了短暂的好日子,那段时日没有人悄无声息死去,兵卒们在打回原样后才发现原来以前习以为常的一切是那么难以忍耐,此事便是黄沙城兵卒决定反了聂保成的原因之一。

聂保成没想过在他眼里如牲畜可随意砍杀的兵卒聚在一起,一人一口都是能咬死他的。

...

王庆云听完久久未动,半晌道:“还好老子聪明,早就跟你了。”

“袁康,你真是怪人中的怪人。”他感叹。

袁康想到陛下给他的书里描绘的那样,垂下了眼,这些本就应该是将领所要做的,在其他人眼里却成了要被攻讦的对象,到底是那些人的错,还是……

他没再想下去。

“万和裕,我想让他当副将。”袁康说,“此人有勇有谋,同是兵卒身份,黄沙城兵卒却愿意听命于他,此人必有过人之处。”

“不过,这样的人才不知多少人里才能出那么一个罢了。”

王庆云点头,还未来得及开口,却看见袁盛急匆匆进来。

袁盛喘着粗气道:“将军,黄沙城附近似有大股骑兵来犯!”

...

戎狄人确实挑了一个最适合攻击的时机,聂保成被俘,黄沙城如今没有主将,向袁康投诚只是昨日之事而已!一切都还未做出安排,戎狄骑兵却像是提前预知了什么一样在这个时候来攻打黄沙城!

“已经派人去边城找袁将军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能让他们进城!”

一个面色沉稳,浓眉大眼穿着兵卒衣服的男人站在前面大声说。

有他的安抚,原本躁动的队伍都慢慢安静了下来。

“灵活身量小的过来,你们出城去布下绊马索!一定要快!”

“所有弓箭手上城楼!守城车推到城门口,叁营去北城门时刻防着戎狄人从北门入,肆营先让城中百姓转到安全处,其余人与我一起……”

万和裕站在高处,脑中飞快回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